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BLOSSOM

red glow at the margin of starry silence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JASYUC is a girl/woman. (I dont know what to class myslef as...) She has a deep interest in all things including, music, movies, drama, shows, animanga and boys. I enjoy collecting them and making graphics in photoshop.

网易考拉推荐

江洲菱茭《我是儒商!》  

2012-05-01 17:47:50|  分类: Novel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文案:

记一位误入仕途的商人。

这文看起来像看一出戏。编剧为江洲菱茭,比喻生动,形象丰富,具有一种清新脱俗的艺术感染力。原本就猜到她古文功底应该不错,看完此文之后大大得惊叹她的古文造诣。且严丝合缝的剧情,感人至深的爱情,轻松诙谐的人情,不能不让人叹服江大的功力。虽然我把文字夸上了天,但奇妙的是,一路看下来并不觉得压抑或伤神,看见这就是所谓的文笔。皮笑肉不笑的比比皆是,这文从头至尾的写着表里不一的人。且不说两名主角了,那些个走过场的配角又哪一个不是如此。但是所有人物都生动得在文字间一一体现,如此的缺一不可。

江大写文似乎有种习惯,就是一如既往得在文章起初只写到小受,然后完结长长的引子后,小攻才堂堂登场。所以起初一直以为罗赞是主角,毕竟与宋临青梅竹马,还引他进入仕途。可惜越看下去越觉得不像,就算腹黑,也需要"八"字先一瞥。他把自家妹妹推向宋临,而且完全没有吃味的感觉,我就知道他俩也就是青梅竹马的好友而已了。(罗公子倒是和那吃货有那么一撇。)一句"春宵一刻值千金!张生与莺莺放荡,二位正精致着放荡!好雅兴!"(朱佑杭一出现就没好话)小攻姗姗来迟。台上换唱《断桥初会》,二人台下演着初会。了了几句对话后……

  戏台上许仙目送白娘子离去,失魂落魄。

  朱佑杭也目送宋临离去,却温和地说:“后会有期,恕不远送。”

前戏完结,主戏开始。我想从这里开始,朱已经对宋一见钟情了,因为他们的初见确实显得宋临有些特别。确定目标之后自然要来一番“步步为营”,最后“手到擒来”。

  老头根本不尴尬,反而咯咯直乐,偏头又看了一阵,“你这姻缘线若断若续,实难揣测,还是算算功名吧。”

  “姻缘线若断若续?”宋临自己横过来竖过去看了又看,“您这话什么意思?难道……”

  “小哥别放在心上,大丈夫何患……”

  宋临突然抓住老头的袖子,眼冒精光,把老头唬得一愣神,宋临激动地问:“难道我娶了一房又一房,续了断,断了续?妻妾成群通房外室一大堆?”立刻精神百倍,把手伸到老头眼皮子底下,“小妾外室我自己看着办,您就帮我算算原配妻室到底是何方神圣!”

我说宋大公子,你还真是乐观啊… 把老头的话这样曲解…不过再我笑翻的同时,朱宋二人再次相遇。江大在两人之间卖了一个大关子,之后二人不断的“相遇”,却似乎总有着一段微妙的距离,两人总是没有真正的有所交际。(把我急的呀…)仔细想来,若非朱佑杭从中“谋事在人”就宋临肚中那点墨水,能中吗?!(连交白卷都能中,我实在羡慕啊…)可怜的宋羔羊此时一心只想当皇商,还不知自己已经走入局中,没有后路。不过要让一个处处躲着的“见光死”接受一段感情,江洲在这里也不免俗套了一把。

  大门开处,秩序井然的玄衣战将分列两旁,中间一乘敞轿,朱佑杭正躺在上面,周身浴血通红一片,触目惊心!

果然就算再俗套,这“受伤”的假戏还是必然需要的,因为宋大公子无论如何需要这样的契机来给自己接受一个人的台阶。而此时,细水长流的文已经过了一半,这慢的程度可见一般。

江大笔下的朱佑杭可说是极品攻中的极品。爱情的世界里如果不是一对一的关系,还叫什么爱情?就连精神出轨对于爱情来说也是一种亵渎吧?所以我爱江大笔下的朱佑杭。宋临起初便躲着他,而且也无法接受他的爱。虽然如此,可是故事并没有发展到让他的爱变得绝望或悲伤,而是以尽可能积极的态度对待这份爱,浓烈而深厚。而小受往往不死小攻那般惹人爱了。

在看《债,是这样欠下的》时,我就对江大的人生观非常佩服,文中提到很多事情似乎都能让读者对事对人上提升了境界,当然这只是文字。而这篇中江大借朱佑杭之口同样表达了一些“真理”。

  朱佑杭笑着打断,“我向来奉行做官既要同流合污又要为国效力,不做至高无上的正人君子,也不做遭人唾弃的卑鄙小人。”掏出手绢擦拭宋临鼻尖的薄汗。

  宋临目瞪口呆,“这……就是江秋嘴里的雍容大度平和中庸?果然中庸!”

这中庸之道可不就是咱们国家千百年来的做官标准么。虽然这不过是一篇小说,也不知道江大是否是愤青,不过每每看到这样的话,就是让我不禁想到一些社会问题,顺便在心里娱乐下。

 

最后,我要来据理力争一下。看完文之后我习惯性去搜了一遍相关评论,结果发现一个非常大的错误。此文时代背景为明朝,却不知为何被传言为宋朝。

  朱佑杭微微一笑,顾左右而言他,“污损官服有碍官容,按大明律,轻则罚俸重则杖责,”执折扇一指他的袍子,“公子正在损伤大明朝的颜面。”

这里明明白白的写着明朝!!

  将书一合,半天冒出了一句——“宋朝古籍居然论页卖!”

这里清清楚楚把宋朝的书称为古籍!!我实在无法明白为何我看得评论之中凡事提到年代就会把《我是儒商!》的时代背景,划到宋朝。我甚至好奇,打下二字者是否有读过此文?样或真的一目十行的看过就算,只因为主角宋临姓宋,便把它放在宋朝?说是评论其实很多介绍中也是如此!我个人对于朝代历史等是很注意的,尤其是看古文,如果知道朝代背景是自己不那么喜欢的话,甚至会跳过。很多时候朝代历史会影响文章很多。而作为一名写评论的人,要对自己所评论的小说,很将会看小说的人负起责任。发表负面的言谈无可厚非,但是说到的内容和故事本身南辕北辙便是“误人子弟”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38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