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BLOSSOM

red glow at the margin of starry silence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JASYUC is a girl/woman. (I dont know what to class myslef as...) She has a deep interest in all things including, music, movies, drama, shows, animanga and boys. I enjoy collecting them and making graphics in photoshop.

网易考拉推荐

しみずみさき《昔語り》  

2008-03-22 15:03:09|  分类: Manga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しみずみさき《昔語り》 - 阿晨 - BLOSSOM

      「昔語り」系列是海崎桑的个人志,讲述的是远古时代枫树精灵流川和渔夫花道的故事。身为精灵的流川,在枫树下不知伫立了几十年、几百年....意外与闯入森林深处的樱木在湖边的邂逅,进而相知相恋 战火起,花道就要上战场了...出征前的月圆之夜,枫枫出现在花道家门前的树下....独特的和风味道。「昔語り」的情节取材于大家熟悉的古老传说,海崎桑凭借其出色的画功,营造了一种梦幻和唯美的意境,淡淡的满月、飘散的红枫,微醺的空气中弥漫着一 缕浅浅的哀伤......

  另外还有一部番外《昔语り外传 吾亦红》,吾亦红是一种枫树的名字,可能也代表了樱木的发色和枫叶的红色。这个故事讲述了樱木参加战争两年后的事,樱木在战场上经历了很多事,不再是当年单纯的渔夫了,极其思念流川,又对为什么要打仗很困惑。某天,樱木不忍杀害敌人而被人暗算重伤,流川知道后,耗尽自己精气终于救活了樱木,可是自己却消失了,樱木苏醒后,只看见手中的一片枫叶。。三年以后,樱木回到故乡,当年流川的那棵枫树随着流川的消亡而倒下了,樱木很伤心,回到家中却看到自家院里有一棵新的枫树安静的迎风而立,这天夜晚,樱木在枫树下痴痴等待,等待流川重新回到自己身边。

 

昔语り -月- 中文翻译 湛上秋


  对我来说,连时光的流逝都毫无意义,更何况是其间的等待。


  与黑暗相比,步入黑暗是更不应该的。
  月悬山梁,遥遥的,照耀尘嚣。 ——和泉式部


  樱:今年鱼怎么这么少啊——以前从没来过这么深入山林的地方……
  渔夫樱木,遇到流川了。啊~~流川~~太漂亮了~~衣服衣服,像佐为又像皇昴流的阴阳师服`~~~心`~~~


  樱:(乡,乡下很少见的小子啊……)你在这做什么呢?(应该打招呼吧…)
    噢!这,这里是(绝好的渔场啊。我天才渔夫之血沸腾起来啦。)


  某樱一头扑进溪水里。
  流:最近鬼都吃鱼吗?
  樱:啊?我?鬼?
  流:……不是吗?


  樱:谁是鬼啊!看看本大爷,多英明神武啊,怎么说话的啊!
  流:……那么,那红头是怎么回事?
  樱:这个嘛,我喜欢,染的。
    如果我是鬼才不会吃鱼,会先吃掉你吧。
    倒是你啊,一个人待在这种地方,该不会是妖怪的同伴吧?!


  流:是又怎么样?害怕了?
    那就赶快打完鱼滚吧,碍眼的家伙。
  樱:觉得碍眼你不会走啊?山大着呢!
  流:这是我的地方。
  樱:什么“我的”?这是你家庄园么?
  流:罗嗦——
  流川果然是行动派,一脚把某只踹下了水。


  樱:哇…!
    你这是干什么啊!
  樱木从水里抬起头来,岸上已经没有人在了。


  樱:那小子!居然把人踹下河就逃了!!
    那家伙到底是什么人呐…
    看他的穿着和那大模大样的态度,是哪里的贵族吗?
    嗯——就是说话的口气太可恶。
  樱:再想想他那不太象贵族的地方,大概他已经落魄了吧。
    这么说,也就是穷人了。


  樱:不过,那实在是个好地方啊。下次再……
  流(碍眼)
  樱郁闷了:碍眼的是你才对吧。
  这时候在刚刚的溪边,流川又出现在原来的树下。自言自语:又来了吗?…烦死了。
  (最后这句到底是指什么,保留意见。不太确定他是在说某樱。)
  到这里,是15页。


  第二天,早,花道家。
  洋平:呦,花道。
  樱:哦,洋平,早啊。
  洋:这是回礼,谢谢你给我的鱼。
  樱:哦,多谢啦。
  洋:在哪打到那么多鱼?下次带我一起去吧。
  樱:哦,那个啊!


  樱:是,是秘密。
  洋:啊?
  樱:抱歉啊。
  洋:没事,渔场是宝嘛。
  樱:不好意思啊。下次我带酒去你家。
  洋:哈哈,当药使吗?
  那家伙在那儿。
  他——连草鞋都没穿,赤着脚的。
  那么落魄的样子让人看见是很残酷的吧。
  樱:我多体贴啊…。
  17页


  溪边。
  流:你又来了?
  樱:一点都不知道别人对你好!(日语有不知好歹这个说法么?)
    本大爷随便在哪打点儿什么也一样不愁生活。
  流:后来的还这么厚脸皮。
  樱:什么先来后来,山可不是任何人的。


  流:……嗯,自以为是。
  樱:什么啊,这混蛋!


  樱木不理他了,自己去下网打鱼。
  樱:很——好。今天的收获也不错。


    ……你啊, 饿了吗?
  流:啊?
  樱:我要吃午饭了,分你点儿?
  流:不要。
  樱:啊?你不接受我的好意?!
  流:你的所谓好意只让我觉得麻烦。


  樱:你真是一点儿都不可爱!!
  某樱怒了,把个饭团按在了流川脸上。流川,反击!
  流:你冷不丁的干什么!大白痴!
  樱:啊!不许你又拒绝!!
  正在大战中。结果,当然是打够就好了。^^
  流:喂。
  樱:啊?


  流:这是什么?
  樱倒:…这个啊?这个嘛。
    是小米饭团,小米饭团…!真是抱歉啊,不是大米的。(估计中国人的话就该说是玉米面窝窝头了,爆)
  流:小米……?
  樱:虽然落魄,不是,大概是不合你贵族大人的口味吧。
  流:阿…?贵族……?


  樱:喂,你以前怎么样我不知道。你现在什么身份啊,别想奢侈了。
    听见了没?喂,饭团不要剩下啊。
  流:真是地地道道的大白痴。
    我没剩下。你真罗嗦。


  樱:好了,回去卖鱼去。
    ……那什么
    我知道你不喜欢,但是我能再来打鱼吗?
    那个……这里是很棒的渔场。要是总能有这么好的收获,可是帮了我大忙了。
  流:——山不是任何人的吧。随你高兴。
  樱:这,这样啊。


    那,明天见。
  
  真漂亮的画风啊,清爽~~~~~~~喜欢~~~~~~~~~~啊~~~


  风吹到乡里,到了红叶时节。

 

  在人迹罕至的溪边
  红叶如花盛开。(←这个场景暗嵌了流川枫的名字在内么?)
  
  一个人。仍然是一个人。这家伙一直都是一个人。
  樱:你淋湿了。
  流:淋湿了又怎么样?
  樱;会着凉的。
  流:着凉……?(樱木把衣服给流川披上)……你呢?你不也淋湿了吗?
  樱:下水以后还不都一样!很好很好,就那么待着。
  流:好重啊,这个。
  樱:吸了水呀!不许不满!
  (流川穿着樱木的衣服坐在树下,樱木赤着上身站在水里。)
  凝视。
  
  某天,村子里。
  樱:这儿怎么这么热闹?
  洋:呦,你来对了,花道。为了感谢我们借他们地方避雨。京都来的艺妓要为我们跳舞呢。
  樱:京都来的……
  (歌词,我看见歌词就打怵。先掠过。zz,需要翻译的话告诉我^^)
  
  洋:你去哪儿?花道。
  樱:山。
  洋:今天不是打鱼的日子吧?花道??
  某人1:真好看。
  某人2:但是听他们说,最近有山贼频繁出没,在村庄和山野之间流窜。
  某1:真的?
  
  樱木去了流川那里,流川还是站在树下。
  樱:你这么喜欢这里啊。嗨。
  流:今天不打鱼吗?
  樱:这阵子不用干活。
  流:那你来干什么?
  樱:来看看你。不好吗?
  
  凝视。
  
  这个人,从一开始就看着我。为什么,对这个家伙来说,我……
  
  樱:呐,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在这里的?
  流:嗯……忘了。
  樱:忘了?
  流:总之,日子不短了。
  樱:你一次也没来村子里玩过?那里还有我的朋友们。你这身衣服太醒目了,下次穿我的衣服……
  流:不去,我,哪也不去。
  樱:……你,为什么,为什么总是这样只有一个人。
  
  雨打在身上,就感觉到冷。
  被风吹,就知道自己的重量。
  我的存在,就是这样的。
  在这里的生存,这就是全部。
  然后在某一天回归大地,如此而已。
  
  

 

(三)
  村子里。
  
  赤木:打扰了。打扰了。
  樱:吵死了!!
  赤:既然听到了就应该马上回答吧?(樱;吓死我了。)我在村子里听说的,樱木花道,就是您吗?
  樱:啊。
  樱:剿灭山贼?
  赤:是的。
  最近许多山贼袭击京都附近的村庄,强抢财物。所以我们在附近的村子募集可以成为优秀士兵的年轻人。皇帝直接……
  樱:与我无关。
  赤:那些家伙可能在任何地方出现,这里也许也会被袭击。村子会变得像后面的山那样荒芜,这样也无所谓?当然,是有报酬的。
  拜托你做这样的事也许不太合适,虽说那些家伙被称为山贼,但他们都曾经是经过训练的士兵。我们不能保证你能安全归来。所以不是强制的,陛下也希望来的人都是想剿灭山贼的人。
  樱:让我……稍微考虑一下可以吗?
  赤:当然。三天之内我都会在乡里,请你在这期间答复我。
  樱:啊。
  
  赤:说起来,这附近的红叶真美。京都里的红叶也只能甘拜下风了。
  樱:咳,这种太常见了。深山里的更……
  赤:哦?还有更美的吗?那我一定要去看看。给我带路吧。
  樱:不,不是……
  赤:工钱从优哦。
  
  樱木带赤木进山了。
  流:今天不来吗?
  樱:收到钱,要给他买一双草鞋。我这么想所以就……
  流川的回想:樱:来看看你。
  樱:把不认识的人带来,他也许会生气吧。
  赤:果然很深啊。
  樱:嗯嗯。
  想回去也来不及了。拜托,就今天,你别在啊。
  
  流川还是在那棵树下。
  赤:怎么了?
  樱:还,还是生气了。不,那家伙挑剔……
  赤:那家伙?没有人啊?
  樱:啊?
  赤:哦,这个吗?
  樱:等,等一下!
  赤:怎么啦。
  樱:为什么说没人?他不就在那吗?
  赤:……你能看见什么?很遗憾,我什么也看不见。
  樱:什么,这大叔在说什么?
  赤(看着枫树):嗯,这的确是最美的。
  樱:他就在那儿,不是吗?
  赤:这么美的枝条,陛下也许会喜欢。(拔刀砍下了一段树枝)
  樱:等——
  流川很痛苦的跪在了地上。
  樱:是吗,你……(回想。流:如果我是妖怪的话,怎么样?后来的还这么不要脸。樱: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在这儿的。流:嗯,忘了。)
  赤:陛下一直身体虚弱,这次的匪患让他的病情更严重了。如果看看这么美的红叶,想必可以有所好转吧。
  樱:我答应——
  流:我不明白。答应他?答应什么?疼的地方,并不是身体。
  赤:先回去吧。
  樱:等等!我,去。
  赤:……是吗?那么尽早吧。明天就出发。今天准备好,就和乡里的人告别吧。
  樱:对不起。
  流:……为什么,你居然这么说。……你要去哪儿?
  樱:……去和在这附近流窜的一群人作战。我已经决定去了,所以以后不能来这儿了。这阵子给你添麻烦了,抱歉。再见啦。
  流:去打仗?不来了?大白痴。
  
  晚上。洋平在樱木家喝酒。
  洋:你真的要去吗?花道。
  樱;哦。
  洋:保护这里是大家的事,不应该由你一个人承担吧?
  樱:我不想这里变成战场。在被袭击之前先打败他们不就行了。
  洋:花道……你有喜欢的女人了吗?
  樱:你说什么?!!
  洋:不,怎么说呢,你是从以前开始就性急又爱打架,但是为了守护连打仗都去,是有了特别想保护的什么人吧?
  樱:……不是那样。
  我只会剥夺别人的东西。那么至少,让他所在的地方,他生存的地方,可以什么也不被改变。如此而已。
  洋:再见了,你可别死了。
  樱:你在和谁说话?可恶!用不着你多管闲事——
  洋平走了,流川突然出现。
  流:不要管什么?
  樱:进来吧,有点儿挤。
  流:破房子。
  樱:那,罗嗦!罗嗦!
  对了,没关系吗?你上这儿来。
  流:……“因为要去打仗,所以以后不来了。”你要回不来了吗?
  樱:你……
  流:你要在我不知道的地方死去吗?
  樱:别说丧气话。
  喝吧。刚才朋友拿来的酒。既然你变成人了,不喝可不好。喝吧。
  流川打掉了樱木拿酒杯的手。
  樱:真是,能看见原本不存在的东西,到底是好是坏,还真是说不清楚。
  流:你答应我,一定要回来。将来什么时候,我会死在你所在的地方。
  樱:为了这个你也要连根拔起?
  流:那种程度不会死的,大白痴。
  樱:…… 嘿,嘿,我一定是不会死的。不管怎么说,我可是有枫树精跟着的。
  流:什么……树……?
  樱:人类,称你们为枫。
  
  在遥远的,遥远的,海边。
  沿着忍川行走,终于到了目的地时,天空的颜色都是悲哀。
  回乡遥遥无期。
  我想念那温柔的怀抱。
  
  与君相见,赏月鉴花,泪长流。
  苍月照旅,见影心孤。
  故人梦里,沉迷生。火色朝阳,复又成。
  啼鸟何归。翔夜孤悲。
  曾君同寝,尤记君容,心迷醉。
  
  (zz,我崩溃了。居然,是俳句。我只能翻成这样子,呜呼~~汗颜~~~~~~~~)
  
  
  野间:哦,洋平,去花道家吗?
  洋:啊。
  野:进展真慢呐,居然还没回来。
  洋:是啊,自打我帮他收拾屋子都已经三年了。
  野:你想没想过,也许他已经变成哪个路边的孤坟了。
  洋:还不闭嘴。
  ……他会回来的。这里,有他最重要的东西。
  
  
  
   

 

(四)
  樱木站在一棵树前,一棵,已经被连根拔起的树。
  樱:什么啊,这是。
  喂,这样子太难看了。
  喂,还不起来?睡傻了吧?
  (樱:连根拔起?流:那种程度不会死的,大白痴。)
  但是,寿命到了也没办法吧。
  
  不知道在哪的流川:大白痴到底在哪儿呢。
  
  樱木回家了,洋平在。
  洋:啊,花道?!
  樱:哦,很有精神嘛,洋平。
  洋:那可是这儿的主旋律。厄运也不是你的对手吧。
  樱:啊,托你的福啦。
  洋:——你怎么了?情况不好吗?
  樱:啊?没什么。就是有点儿累。哦,这破房子还在啊。多谢了洋平。
  洋:啊,那没什么。你真的没事?
  樱:你多心了。别说这个了,什么也没变吗?
  洋:你拜托我的嘛。
  花道,总之,你先休息吧。你回来的事,我去告诉村里的人。
  樱:啊,……拜托了。
  洋:啊对了,有一件事不一样了。你捡回来的东西落地生根了。在你家里。
  樱:啊?
  洋:开门就知道了。好了,好好休息吧。
  樱:什么啊?
  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开门。门里,一株枫树。
  
  不是我,是那家伙,那时候……
  樱:果然,性格不错啊。
  你……怎么样。能听见吗?三年就长这么大了。
  干吗非把种子落在我家,你会把我家屋顶穿破的吧?
  那样的话,会有很多来看热闹的人。那就麻烦了。
  这个家从村子里可全能看见。
  啊——你想在哪儿生长都随你的便吧。但是这里可是我家,所以无论是谁,
  流:都别来指手画脚?
  樱:你,哪也不去了吧?
  流:不去了。
  以后,无论哪里。(那两个画外音)
  樱:你帮了我大忙了。等我老了,爬山可是很费劲的。
  挺可怜的,是吧。
  看着人类的生活,你不会觉得无聊哦。
  
  两个人将度过同样的时间,两个人会看着同样的月亮。
  然后,直到——
  
  —end—
  
  长出一口气,结束了。
  月,是很平淡,但是很有韵味的故事。尤其喜欢她的画风,形象而且精致美丽。画面干净,回味悠长。
  还有那些俳句和歌,配在画面上古典而且雅致。某秋的水平,彩子的唱词根本看不懂,后面的俳句翻的自己很汗颜,担心会破坏原作的美感呐。倒不如不翻的好,就看着那些似懂非懂的汉字,有个感觉得了。汗~~
  
  好,不管怎说,告一段落。
  休息,休息一下。

此为漫画翻译,转自馨香台。非常喜欢这部同人漫画,感觉是如此平静,彼此相依。

しみずみさき由负责小说的狮水良和作画的海崎苍组成,出灌高好的同人志已经十多年了,真的感谢他们对SD的这份热情与执着。本网页将对他们从1994-2006年的作品作一个简单的介绍,旨在让日益壮大的花流军团更加了解这一团体及他们的作品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0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